快捷搜索:  test  88888  大话西游  习近平  88888[]  88888/  888886633x3X6  project su

大胸护士的放荡生活/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|一边顶

原标题:


黑人男子手里拿着一尺多长的尖刀走到女人面前,用刀尖挑起女人的下巴,端详了一下,猥琐一笑露出一嘴白牙。突然反转刀尖向下划去。

 

女人:啊——!

 

唐可馨吓得一闭眼,手里的高脚杯落地,发出破碎的轻响。她听见女人压抑的哭泣声,渐渐变大。正在这时自己腰上多了一只手臂将她拉进怀里,睁眼一看,竟是沈墨尘。

 

她张张嘴刚想说话,他一根手指已经放在她唇上,做了个禁声的手势。她抱紧他的胳膊,忐忑的望向中间的女人。这才发现有一个人拿着录像机站在旁边拍摄。要演戏吗?原来那女人只是衣服从中间被划开了,并没有受伤。

 

当着20几个人的面,那个黑人竟然开始揉捏女人的两团大馒头,由于怀孕的原因,两个馒头格外大。女人无助的哀求;“不要这样,求你不要这样,我男人并不把我当回事,否则也不会一走了之。”

 

她的话就像一缕清风淹没在乾爷哈哈哈的笑声里,根本没被听到。黑人听到笑声更加大力的捏了一把,女人疼的失声痛哭,身体不停地哆嗦。

 

黑人又拿来两个手腕粗细的铁环,“这么好看的咪咪,我们部落有个好玩的方法,给你戴上乳环会更加有魅力。”

 

漂亮女人吓得连连后退,双手捂住胸口,却被冲上来的两个壮汉反背了双臂。黑人拿着气动打孔枪围着女人转了一圈,枪口对着嘴吐了一口吐沫,斜眼看看女人一把抓住她的一只乳/房,枪口放在乳蒂处戳了戳……女人大叫:“不要啊。”

 

“不要就说黑桃K去哪里了?”乾爷冷声说。

 

女人低头不语,双腿发软,倒了下去,被身后的两个人抓着胳膊给提了起来。

 

唐可馨不敢看了,把头埋在沈墨尘怀里,特别小的声音:“我害怕,咱们走吧。”

 

“乖,有我呢。”他安慰着拍拍她的后背。

 

她刚想在说什么,耳边传来那个女人撕心裂肺的惨叫,唐可馨也哇的一声哭了,凄凄惨惨戚戚,比那个被打了孔挂上铁环的女人哭得更卖力。

 

她想若是自己一顿大哭,惹烦了乾爷,也许就放她和沈墨尘离开了。如今一看,沈墨尘跟着的这一伙人都不是善类,黑道上的干的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活儿啊。

 

“不许哭,”沈墨尘急忙捂她的嘴,她发出呜呜的的哭声,睁着大眼睛泪水连连,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。

 

他有些心疼,却必须板起面孔制止她的幼稚行为,这是什么地方?这是虎狼之窝,稍有差池,小命不保。

 

坐在前排的乾爷却笑了,摆摆手,“小九,带你的小情人去隔壁房间吧,她还小,不能吓着是不是?”

 

“谢乾爷。”沈墨尘急忙拉着唐可馨离开现场,唐可馨双腿打颤,踉踉跄跄跟着没几步就趴在了地上,一边哭一边抱住沈墨尘大腿:“舅舅我怕,我走不了了。”

 

沈墨尘弯腰把她打横抱起来,严肃地吩咐:“憋回去,不许哭。”他的声音有些大,大厅里的人都能听见。

 

唐可馨扯着他的前襟,蹭了一下眼泪,继续哭,声音更嘹亮。总觉得委屈,自从监狱里出来,遭遇了这么多事情,桩桩件件哪一件都够憋屈堵心的。沈墨尘用脚推开隔壁的房间,一进去就反手关上门。

 

“再哭乾爷会把你也拉出去让别的男人玩。玩到死为止。”沈墨尘放下他,严肃地小声说。

 

唐可馨立刻止住哭声,抽抽搭搭地依偎在他怀里鼻涕眼泪蹭他一身。突然隔壁传来女人的又一声惨叫。她吓得抓紧了他,体似筛糠。“那个女人犯了什么罪?被这么羞辱折磨?”

 

窘境偷情

 

沈墨尘静静的抱着怀里的女孩,半天才说:“她老公拿着乾爷要和海外交易的一笔价值连城的古董文物逃跑了。”

 

“乾爷想通过她找到他老公的一些线索,奈何这个女人什么都说不出来。”沈墨尘小声说着,握紧了她的小手,“别怕,一切有我在呢。”

 

“你也是他们一起的?”她沮丧的望着他,手心里冰凉一层冷汗。

 

沈墨尘不置可否地给她一个浅笑:“乖,你只要听话,就不会有人欺负你。”他说着,低头吻她,由浅到深,倾情投入,在情与欲的悬崖绝壁边上,突破枷锁,长出想飞的翅膀。他想带她飞,飞出这阴森的地狱。奈何,樊笼还得多忍耐。

 

她在这惊魂未定的时刻被温柔的潮水包围,渐渐地忘记了身处险境,递上小舌一点点回应,发出浅浅的轻吟,声,容,味三者合一真真叫人骨酥魂碎!

 

他的手小心翼翼伸进她裤子里找寻到柔软的地方,那里已然香蜜湿滑。“我要拿出来了,别紧张。”他贴着她的耳唇低浓软语。这一番热吻做铺垫,她也动了情,所以为顺利拿出棉条起了润滑的作用。

 

身后的门被推开一条小缝,一只眼睛往里偷窥半天,转身回去在乾爷耳边嘀咕了一句“他们俩又干那个了,嘻嘻,看来九哥被那小女人迷得神魂颠倒了。”

 

“嗯,”看来这一步棋走对了,乾爷紧皱的眉头松了一点点。

 

隔壁的沈墨尘眼角余光瞟到那个人已经走了,这才把手从唐可馨裤子里拿出来,飞快的取出那三个金属“胶囊”攥在手心。“等我,别乱走。”

 

“嗯,我知道。”唐可馨点头,这个时候,她似乎明白一丢丢,沈墨尘不是乾爷一伙的,他所作的事情是与虎谋皮,更加危险。细思极恐,这不是地下党在特务机关里当职一样危险吗?

 

“啊……呜……嗯嗯……”唐可馨把门关好,靠在门上故意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。

 

隔壁却传来乾爷高昂如大白鹅的嘎嘎的笑声,嗓门极大的说:“这就对了嘛,哈哈哈,看来收拾舒坦了就没有不知道的事了。”

 

接着,走廊里是纷杂的脚步声,唐可馨想开门看看,却一动也不敢动,生怕别人发现沈墨尘不在,是她一个人在演戏,因此更卖力的娇喘道:“人家还要,还要……啊恩……”

 

她听到有人敲门,敲了两下,被另一个人拉走了,丢了一句:“别打扰发情的九哥了,憋了这么多年连续释放也是正常现象。”

 

“嘿嘿嘿……呵呵呵……”一串怪笑声远去。

 

唐可馨刚想松一口气,就感觉有人用力推门,她赶紧哼哼一句:“别理他,人家要深点,……嗯嗯……”

 

身后的门“砰”地被大力拍开,唐可馨鼻子和脑门被磕了个正着,只觉得一阵剧痛,仰面摔倒。

 

沈墨尘怒气冲冲闯了进来:“你和谁……”他咽下了后面的话,房间里只有唐可馨一个人龇牙咧嘴捂着鼻子躺在地上。

 

他急忙过去扶她起来,她泪眼哗哗地小声问他:“你抽什么风?”

 

“我,我听见你一声高一声低的叫,以为谁趁我不在和你搞到一起了呢。”他拿开她捂着鼻子的手,发现鼻子流血了,额头也青了一块,鼓了一个小包。

 

“呸——吃空气的醋啊?”她撇撇嘴,骄傲地说,“我刚才是掩人耳目,证明你一直和我在一起。”

 

“啊,嘤嘤……我怎么流鼻血了啊?”她一见血马上委屈巴拉的又要哭,沈墨尘急忙拉着她起身,“等等,别用手乱摸,找点水洗洗去。”

 

他牵着她的手到处寻找洗手池。找到第三个房间的时候,正好遇到翠姐,她笑得夸张,“哎呦,这是咋地了?弄得都是血。”

 

“嫂子,那个……玩大发了,把她给弄伤了。正想找个地方洗洗呢。”沈墨尘急忙解释。

 

翠姐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沈墨尘,笑道:“还是年轻人啊,会玩SM啊,哈哈哈,跟我过来吧。”

 

唐可馨狠狠踩了沈墨尘一脚,甩开他的手跟着翠姐肩并肩,“翠姐,刚才那个女人……”

 

“她呀,受了一番苦到底是说了实话。再不说,咱家乾爷要给她现场堕胎了呢。”翠姐扭着腰肢一副不屑的神情。

 

吓得唐可馨心里一哆嗦,现场堕胎是个多么恐怖的事情。男人犯错女人顶罪,“麻蛋的,要是有一天沈墨尘丢下我跑路了,我不打自招,把知道的全说了,省着为他受不白之苦。”她心里自言自语。

 

又一想,以后还是少打听沈墨尘的事情,知道的越多越不安全。万一哪天……她不敢往下联想了。

 

>>>>本文《天生尤物》全文在线阅读<<<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